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侃写诗100%(一)

“云无心以出岫,鸟飞倦焉知返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人大学专业中药学,与治病救人有关//后从事药品销售工作,散读MBA专业,还与治病救人有关//再后从事药品营销管理工作至今,又读HEMBA专业,仍与治病救人有关//再再后就很难讲了,但我相信:只要心灵饮着热血,未来就没有凋残的季节。写诗是我人生的另外收获,很快乐很过瘾,也很有成就感!

网易考拉推荐

引用 与芳邻旧事无关[原创]  

2010-12-04 15:12:55|  分类: 转载:吾诗评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引用

戏蝶与芳邻旧事无关[原创]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与芳邻旧事无关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谈李侃及诗

诗如菜。

有咸鲜醇香的鲁菜,有鲜嫩爽滑的粤菜,有麻辣烫酥的川菜,有清淡本味的淮扬菜,还有湘菜、赣菜、东北菜、客家菜......

菜的做法多。可凉拌,可干扁,可清炖,可红焖,可清炒、炝炒、爆炒,可姜葱炒、蒜茸炒......同一道菜,不同做法,不同配料,就会调出不同的味道。

若火候恰到,配料精准,来一盘“醋溜白菜”,也是上品。只要味道鲜,吃起巴适,上不了席的“麻辣豆花”,同样受到追捧!

 

品诗如品菜。

高档酒店品一个味,大小排档品一个味,自己家里吃一个味,别人家里吃一个味。“横看成岭侧成峰”,品诗也得选角度,看心态。

品诗,欣赏韩东的,“我写我这范儿的,但坚决喜欢不是我这范儿的——只要足够牛逼”。

 

李侃,成都诗人,企业高管。原博客名为“厚黑”,常称“厚黑兄”;后博客更名“李侃”,便改称“侃哥”;现在成都搞起了副业,经营一家酒吧,名“芳邻旧事”,广结天下诗友,煮酒论诗。曾举办“芳邻旧事诗歌节”,又参与创编《自便诗年选》......许多诗友又称之"侃爷"。感觉上口,也称”侃爷“。

 与侃爷在博客里相识,大约在三年前。那时初涉博客,颇感新鲜。侃爷博客里一首诗,名《网》,引起了我的兴趣。后来就一直关注侃爷的诗,常在其博客里溜达。

印象中,那时侃爷的诗,关注社会,探究人生。如《网》、如《毁碑》、如《碎石》......笔锋犀利,大气磅礴,哲理丰富,寓意深刻。读之,有收获,这是我喜欢读侃爷诗的原因。兴趣来了,也写写诗评,练练手。有播友称:厚黑出诗集,戏蝶可作序。

 

诗评也好,作序也罢,权当戏言,从不当真。如果你关注诗歌,如果你关注侃爷的诗,像我一直关注侃爷的诗一样,你就会发现,侃爷的诗变了,变的好像不再是诗一样。从古代的诗经楚辞,汉魏古风,唐诗宋词,到现代诗歌的现实唯美,象征浪漫,意象未来等等,好像都找不到侃爷新诗的影子或来由。

为此我很困惑,也为此与侃爷三次喝酒,三次酒醉。一次在广东的流花湖茶艺馆,一次在侃爷的私人别墅,一次在成都的芳邻旧事酒吧。

酒后吐箴言。

侃爷说:诗,是语言的艺术,也是生活的艺术,生活的语言就是诗。

侃爷说:诗人就是诗人,与政治无关、与哲学无关。

侃爷说:诗歌的创作过程是快乐的,不应是痛苦的。诗歌带给读者的是快乐的,不应是痛苦的。

 

喝酒难免酒醉,酒醒也就释然。

再品侃爷的诗。赞同中方评侃爷诗的观点:侃爷的诗,用四川话来说就好像在和你“摆龙门阵”。

但侃爷诗的随意性,并不体现在语言上,而是在选材上。生活中的一花一木、一人一事,都是其诗歌的题材。因为他知道诗来源于生活,他相信“诗,是生活的艺术”。

侃爷诗歌的语言简单、朴实,诙谐有趣,但绝不随意。侃爷的观点是:诗歌语言不一定华丽,但一定要传神。

如《龙泉的桃花开了》一诗的最后:“有家桃花第一次开/还是处的”,好一个“处”字,妙不可言,用在这里,总给人无限的遐想。

又如,《念经》一诗中,侃爷如此描述:“中间好几个/偶尔斜乜着眼/看我”。“乜”字在诗里,可谓形神兼备,韵味十足,把念经的场景展现得栩栩如生。

 

其实,感觉侃爷诗歌风格改变的最大特点,并不在语言上,而是在内容。

没有强加的意象,没有虚空的传教,少了主观的说理,少了主观的评判,更多的是客观的描述,客观的呈现。一个个静美的画面,一个个生活的片段,一个个鲜活的情景或场景,可能让你发笑, 也可让你深思。

重呈现,少抒情;重情趣,少说理。——这就是侃爷新诗的最大特点。读之,不一定有所获,但一定能感受到快乐!

如《盛宴》:“刚才还是闹哄哄的/现在朋友们散了/留下酒杯酒瓶/一些空着/一些有酒/半支蜡烛亮着/乱七八糟的/桌上全是尸体/我也是”。简单的语句,平静的陈述,盛宴过后狼籍的场景跃然纸上的同时,诗人的心情也表露无遗。“行尸走肉”吗?你可以这样认为。但诗人并未言明,只是呈现这样的场景和心情。

如《与巫昂喝酒》:“巫昂的左边/坐着一个女人/巫昂的右边/坐着一个女人/巫昂坐在中间/巫昂是个女人/巫昂的对边/有把空的椅子/巫昂说请坐/我就坐在那把椅子上/我的左边/坐着一个男人/我的右边/也坐着一个男人/我坐在中间/我是一个男人/三个男人三个女人/很和谐/大家喝酒/聊天/笑/有时/还合影”。三个男人三个女人喝酒的情景,描述最多的就是每个人的位置,风趣的叙述,轻快的节奏,让人感觉并不嫌长。一个喝酒聊天的场面,没有特别的意义,仅此而已。可读来,也别是一种风味。

再如《念经》:“老和尚在前/一边念经/一边敲木鱼/大约两个人的距离/后面的尼姑婆/一长串/她们一边跟着念/一边跟着走/最后一个/没穿袈裟没剃头/不像尼姑/中间好几个/偶尔斜乜着眼/看我”。好一幅众生念经图!朴实的语言,缓缓的叙说,没有抒情没有说理,只是静静的呈现,却一样如风拂心野,如泉注心田,让人眼前一亮,精神为之一振!最妙的是,诗人用“前”、“后”、“中间”勾画出每个人的位置,用“大约两个人的距离”描述出人与人的距离,就好比在作画。画面层次清晰,错落有致,栩栩如生,让人身临其境,大呼过瘾。

......

......

从厚黑到李侃,从侃哥到侃爷。李侃变了,变的是诗歌的写法,变的是诗歌的风格,其对诗歌创作的热情、对诗歌创作的探索一如既往,并没因经营芳邻旧事酒吧而改变。

侃爷的诗歌不重意义,但侃爷和侃爷诗歌的存在却有着不小的意义。我认为。

其一,丰富了诗歌的创作形式,纯净了诗歌的本质;

其二,创新了诗歌的创作观念,好的诗观是好诗的前提条件;

其三,“在快乐中写诗,带给人快乐”的主张,必将是诗歌未来的趋同。

应该说,诗歌的传承不仅仅在于寻根溯祖,因为寻根的旅程总会有结束的时候。诗歌的发展更重要的是要开拓创新!该继承什么,该放弃什么,该追求什么,又该留下些什么。先辈血管里的神秘力量,把我们凝聚在一起。我们,重任沉肩。

 

还是以侃爷最近的诗歌结尾吧。“你来啦/到底还是来啦/你把90斤人肉/带到床上来/红烧、水煮/凉拌、回锅/我怎么吃/怎么品/都品不出/人肉的/味道来”。

诗如菜,为何不能是芳邻旧事酒吧时光树下的下酒菜?不一定品得出“人肉的”味道,却一定可以闻到诗歌的味道。——跟芳邻旧事的改装风格一样:简单、朴实、温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4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